古井落花

日期:2012-07-08 | 作者: | 分类:文章 | 3,691℃ 0 个评论
古井落花
    古屋身后躺一角废了的荒园,杂草横生,是黑猫与饥鼠角逐的场所。废墟的瓦片被风的手洗牌样洗得哗啦啦跌落,雨脚踩过的地方,狗尾巴草毛茸茸卷曲,如灰免的耳朵。   老垫师的咳嗽声从窗口传出,他喉节突兀。咳嗽时上下滑动,痰沫上浮。宽宽的鼻孔里黑毛粗茁,声音洪亮却有些嘶哑。他的铁戒尺敲击我手掌的时候,我便逃向后园,伏在井栏边上偷偷地哭。   那井还在。唯一的深井沉睡后园。石栏坚固,如磐。颤颤寒月的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