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推荐文章

浪漫海岸美丽的故事

日期:2012-07-08 | 作者: | 分类:文章 | 3,418℃ 0 个评论
浪漫海岸美丽的故事
     昨天夜里的大风,像浪漫海岸的浪花延伸到了今天。在这个带有碧海蓝天的早上,思念被涂上了木棉花的颜色。我的梦在一阵阵呼啸而过的海风里,匆匆地打上了一个不算圆满的句号。   梦里,那一尊礁石在它漫长的岁月里没等到有关于你的音讯,就被那巨浪便已将它淹没。   早年丢失的音符,海波中喘息.如那一湾浅浅的露水快要消匿在阳光下。   我用昨天的目光,试图去抚平那些怆人的往事。只是记忆太深刻,一寸一寸的...

浪漫海岸木棉花开

日期:2012-07-08 | 作者: | 分类:文章 | 3,720℃ 0 个评论
浪漫海岸木棉花开
     浪漫海岸的三月应该是个木棉花盛开的季节, 可是每年的这个季节,总是有意想不到的缠绵细雨拂过。欣赏木棉花的季节,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地显得更加的凄美,留下了许许多多的道不清的眷恋。   风雨过后,街道旁边的木棉花树下,到处散落着粉红色木棉花瓣,凄凄凉凉,像一簇簇流落在春天的孤独。   其实在我这个人,最喜欢的季节就是每年的三月。因为三月是一个季节更换,万物更新, 天气变换不测的季节。还有,在...

浪漫海岸的夜雨

日期:2012-07-08 | 作者: | 分类:文章 | 3,920℃ 0 个评论
浪漫海岸的夜雨
  窗外,夜雨在淅淅沥沥地下着,细小的雨滴敲打着谁家的屋檐。坐在屋里读着海子的诗集,茶几上的清茶依然飘着幽幽的清香。   每年的这个季节里,我都会捧起海子的诗集像今夜,享受着季节的娴静和春天的成熟。总向往着能随意穿过那些藏匿在山里田间的村落,然后随雨声下榻,在柔软的细雨中,品尝着儿时独有的田园味道。   梦想像风一样自由的徘徊,可以不自觉地走进一只古老的小巷并安歇在那里,可以像朝阳穿过浓雾一样的兰若。心境平和,安...

浪漫海岸的百合

日期:2012-07-08 | 作者: | 分类:文章 | 3,932℃ 0 个评论
浪漫海岸的百合
     今年所在城市的春天气温不同于往年,忽冷忽热,令人捉摸不定。今天虽然风稍微大了一些,但是阳光灿烂,气温适中。你沿着浪漫海岸附近小河边跑步锻炼。吹拂在脸上的风儿带着阵阵花香,传送着春天的气息,使你精神抖擞。然而,小河边的花草春色和温暖的春风却又使你有一些心不在焉,跑跑停停,时不时地驻足欣赏浪漫海岸那些不知名的野花。突然,河对岸一小片金黄色的花儿吸引了你。你惊喜地在心中欢呼“百合花...

浪漫海岸那把紫伞

日期:2012-07-08 | 作者: | 分类:文章 | 3,526℃ 0 个评论
浪漫海岸那把紫伞
    记得是高中一年级暑假,校学生会组织“茂名浪漫海岸一日游”。参加的同学多半是外地人,我这个本地人被拉去做导游。   那一天天气闷热,茂名浪漫海岸上连个荫凉地方也没有,很多女孩子到了尖岗岭就折转,去了放鸡岛。   我是导游,不得已舍命陪那些要当好汉的同学在茂名浪漫海岸晒着不算太猛烈的阳光。当我们大汗淋漓地爬上尖岗岭,体会做“好汉”的自豪时,瓢泼大...

浪漫海岸之秋天的颜色

日期:2012-07-08 | 作者: | 分类:文章 | 4,833℃ 1 个评论
浪漫海岸之秋天的颜色
    在茂名浪漫海岸的路口,你朝前走去,向着太阳的余辉。    那遥远的地方,到处是云,我要把你的微笑,种植在云里,每天都可以看见。你用纤纤的小手,托着即将落下的太阳。密集的渔火,集聚在黑黑的海面,像一船船的钻石,在夜里航行。 你把思念撕成碎片,撒在夜空,寻找着灯光带来的耳语,并维护着,星星点点的光明。你在黄昏里开花,以一株玫瑰的姿势,没有人看见,那种欢快和疲惫。只需要一秒钟的美丽,在...

放鸡岛的春天

日期:2012-07-08 | 作者: | 分类:文章 | 3,333℃ 0 个评论
放鸡岛的春天
    放鸡岛上啃着荒草的羊群,目送着打鱼归来的人们,徘徊的沙滩,袒露着干瘪的胸膛,消失在悬崖。   从放鸡岛那边飘来的烟雾,指引着风的方向,放肆地图染着,每一棵树的颜色和形状。   春天在海涛声里退缩,伴着年轻的皱纹,沙滩上的嬉笑声,只能定格在昨日的画框里。   城市的喧嚣和庄严的大厦,淹没滋长的纯朴,走在田里,再也看不见,那些生动的面孔。   忍受着太阳的严酷,田里的牛,认真地咀嚼着塑料,一缕清风,竟然...

夜色下的放鸡岛

日期:2012-07-08 | 作者: | 分类:文章 | 3,659℃ 0 个评论
夜色下的放鸡岛
    月光照着放鸡岛,和放鸡岛的影子,炭火温暖着放鸡岛,和放鸡岛的诗。 夜里,放鸡岛聚精会神地倾听着海的呼吸。 早上,大海聚精会神地读放鸡岛。 放鸡岛像屋后安静的林子,悠远深邃。 又像阳光,永远地关照着看不见的远方。 而大海,却只是路边一眼浅浅的井。 经常被路过的人,一饮而尽。 一条路,一缕阳光,掩护着芬芳的青苔。 过了许久,茶已经凉了,大海起身叫放鸡岛。 放鸡岛的案前,空空荡荡,没有诗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