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推荐文章

日期:2012-07-09 | 作者: | 分类:文章 | 3,417℃ 0 个评论
墙
  希望的尽头是一堵墙,横亘欢欣与沮丧。行人止步,冒险家也犹豫了,勇气在深谷回荡。   墙冰冷险峻地作着历史的沉寂,巍然若珠穆朗玛,旅人在义无返顾地向前。。。   自然的撞击开始了,火星四射,让大地也渗出斑驳血泪,尘埃也惊呆的了,头盖骨铮铮作响。   南墙,倒了。一座美丽的桥。   一堵墙,一座桥,原本是美丽的风景。 ...
关键字: ,
阅读全文

在驻守中前行

日期:2012-07-09 | 作者: | 分类:文章 | 3,525℃ 0 个评论
在驻守中前行
  站在熟识的老柳下,挥一挥手,却怎么也挥不走母亲站在村口默默地凝望。   陪伴我多年的童年哨笛,亲吻过我脚丫的河畔青草,都在暮色里泪意涟涟。   你扯看我的衣袖,头发一绺绺地垂落下来,遮住我的忧伤,遮住我童年斑谰的梦幻。我的叛乱的步伐,磨蹭着对小米粥的留恋,徘徊在我的村庄的质朴和温暖里。 不敢回眸,只怕这一回头,此生,我再也走不出我的村庄。   极目未可知的将来,却只见一座喧闹的驿站伫立于前方的版图,那是我歇...

鹰翱翔浪漫海岸

日期:2012-07-09 | 作者: | 分类:文章 | 3,379℃ 0 个评论
鹰翱翔浪漫海岸
    群峰傲然屹立:直耸云霄。   鹰,主宰着群山,也依偎着群山。   繁衍于群山间,立于群峰之上,鹰驻足古老的脊背。展开坚硬的双翼,鹰盘旋在连绵横山上的晴空,高亢的使令,撼动群山的威严,震破幽谷的宁静。   大山的塑像是鹰。   大山的青年亦是鹰。   梦里,我攀着重叠的主峰,鹰的故事谱写在峰顶。这是最强旺的生命。   谁拥有晴空万里的蓝天,谁将群山凝成一粒尘埃。我在不断中拥有,也在不断中翱翔。   鹰...

壮哉,天葬

日期:2012-07-09 | 作者: | 分类:文章 | 3,499℃ 0 个评论
壮哉,天葬
  不必寄苑于一个寂静的方圆,尽管厚土隔绝了风雨的拍打。不必在烈火中涅槃成一杯焦土撒江入河,可恋情仍是这一片浮尘。   就选择一种自然的方式。   帐篷上空,炊烟袅袅,旗幡猎猎,灵魂在牧鞭的脆响中超度,优美的传说深入河谷。   借鹰的双翅飞越苦海,乘兽的四蹄逃离浮尘,周遭的格桑花是颂词与歌声,是你开不败的碑。  ...

大山与士兵

日期:2012-07-08 | 作者: | 分类:文章 | 4,179℃ 0 个评论
大山与士兵
  山是一个古怪的家伙,相处久了,便使你成为它的一部分。   一群毛孔里溢着青春的士兵,嘻嘻哈哈地进山了,山沉默着,执拗地,祭起呛人的风,灌进一张张娇嫩的喉咙,驱动沙石磨砺白皙的肌肤,当士兵的动脉,隆起条条起伏的丘陵,这才发现生命的节奏,已与山渐渐合拍。   这时的士兵沉稳凝重如山,挺拨的身躯击碎风暴.年轻的脸庞,折射出太阳的颜色。在山的怀抱中,栽上了一道道绿色的风景。   士兵和山融为上体,翻开山上的每一块石...

古井落花

日期:2012-07-08 | 作者: | 分类:文章 | 3,691℃ 0 个评论
古井落花
    古屋身后躺一角废了的荒园,杂草横生,是黑猫与饥鼠角逐的场所。废墟的瓦片被风的手洗牌样洗得哗啦啦跌落,雨脚踩过的地方,狗尾巴草毛茸茸卷曲,如灰免的耳朵。   老垫师的咳嗽声从窗口传出,他喉节突兀。咳嗽时上下滑动,痰沫上浮。宽宽的鼻孔里黑毛粗茁,声音洪亮却有些嘶哑。他的铁戒尺敲击我手掌的时候,我便逃向后园,伏在井栏边上偷偷地哭。   那井还在。唯一的深井沉睡后园。石栏坚固,如磐。颤颤寒月的手指...

放鸡岛归来的麻雀

日期:2012-07-08 | 作者: | 分类:文章 | 3,684℃ 0 个评论
放鸡岛归来的麻雀
    麻雀的出现令人意外。   这是一个明媚的早晨,一只麻雀以侵入者的姿态掠过放鸡岛轻轻落在城市高处。像是经历了长途跋涉,它终于停在一幢楼的楼檐上。它在耀眼的光芒中抖着羽毛,风尘仆仆的样子在地面投下异样的阴影。   谁都晓得麻雀的出身。它没有高贵的血统,没有值得夸耀的背景,甚至名声也不怎么好。从前,它常大群大群飞临浪漫海岸和尖岗的海,毫无顾忌地滞留在一阵风掠过树梢。   但现在,麻雀很少在城里出现。城里的...

雏鹰

日期:2012-07-08 | 作者: | 分类:文章 | 3,617℃ 0 个评论
雏鹰
  现在,天空出现一只练翅的雏鹰。   它的出现有些突然。先是很低,继而慢慢地盘旋着向上攀升。像一个游移不定的光标或高悬在纸上的一支笔的影子。它小心翼翼地飞临城市的上方。   布满异物的天空略显苍白。这与鹰的干净格格不入。   雏鹰更是如此。它画出许多笨拙的直线和曲线,试图把阴霾的天空擦亮。   而此刻,人们正走在城里狭长而窄的街上,很少有人肯真切地望一跟天空。   你从哪来谁是你的祖先为何不栖在树上和麻雀...